欢迎访问:超碰妹妹久草在线视频-超碰久草最新福利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冲入红尘

冲入红尘

当泥土与鲜血混合的刹那,张阳笑了,他露出得意、狂野、狠辣的笑容,因为他用智慧拉近与三长老实力之间的差距,更用不屈的勇气创造奇迹,在这一刻,厮杀的风云终于进入他计划的轨道之中。
  张阳完全放弃防守,一肘打向三长老的脑袋上二长老则本能的升起护体法罩,然而意念一动,他这才发现护体法罩竟已经失去作用。
  “砰”的一声,张阳的肘击打得三长老脸颊凹陷、牙齿与鲜血飞溅而出。
  不待三长老的断牙落地,张阳已顺势向前一压,膝盖狠狠撞向三长老的丹田要害。
  三长老发出一声惨叫,在张阳狂暴力量的攻击之下,他蜷曲的身躯贴地滚翻,人生从未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张阳的怨恨、怒火与烦闷全都发泄在拳脚中,在肘击、膝撞后,他一声嘶吼,额头也成为武器。
  “呀!”
  三长老被撞得头往后仰,颈骨竟似欲折断一样。
  “吼——”
  张阳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声,而两人翻滚的地面则留下大片血泊。
  这时,三长老终于害怕了,他浑身有如筛糠般猛烈颤抖,再也抵挡不了张阳那如野兽般的攻击。
  张阳的双目凶光四射,他的手掌猛然刺穿三长老的胸膛,五指狠狠抓向心脏。
  “张小儿,休得猖狂!”
  在这时刻,大长老及时出现在半空中,急忙一掌拍下去。
  虽然张阳与大长老的距离足足有上千米,但传说中的元虚境界玄妙万端,那力量竟把张阳震得飞出去,而三长老只是感觉微风拂面。
  大长老居高临下,地面上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三、四长老的惨况令他勃然大怒、鬓发乱舞,他一边疾飞而下,一边打出足以毁灭一座山峰的一拳。
  在电光石火间,一元玉女突然横空出现,她抢先一步飞跃到张阳面前,然后两手一扬,无息玉与打神尺凭空突现,两件神器以十字交叉的形状,挡住大长老怒火熊熊的杀招。
  在巨响声中,地面再次遭受毁灭性的攻击,狂风不仅刮走一层地皮,而且也刮走灵梦与张阳的身影,只留下一缕血雾在风沙中翩然飞舞。
  灵梦竟然救走张阳!一元真君的徒弟竟然也会造反!震惊与怒火同时充斥大长老的心窝,他紧接着飞身落地,手掌分别抵在三、四长老的背上,随即咬牙切齿地道:“二师弟,三师弟与四师弟交给我,你去追杀张阳与一元山那个小女娃,他们都已经身受重伤,绝对逃不远!”
  二长老闻言,凝神向下一看,怒吼声立刻震天动地:“大师兄,你安心为两位师弟疗伤,我这就去砍下他们的脑袋!”
  话音未落,二长老已经钻入密林中,顺着张阳两人逃遁的痕迹,飞速追杀而去。
  过了几分钟,二长老看见洒落在枝叶上的血迹,而且那一滴滴鲜血还在散发着热气,令他眼中涌起杀气,瞬间腾空而起,扑向前方传来杂音的地方。
  在前方不远处,灵梦与张阳扶持着对方,现在的他们绝对是人生从未有过的狼狈,好在他们都足够聪明,先前张阳抓住一头黑熊,然后用力扔向侧方,就与灵梦拼命地向另一个方向奔逃而去。
  这头黑熊肯定受到诅咒,先是被人类扔出去,吓了个半死,随即撞在树干上,而它的嚎叫还未冲出大张的熊口,一道光芒已经从天而降,把它送进天堂。
  “扑通!”
  黑熊坠落在地后死了,但它的倒霉还没有结束,一个鸟巢紧接着砸落而下,给它戴上一顶沾满鸟屎的“帽子”。
  “张小儿,老夫要杀了你!”
  二长老的脚尖在摇晃的大树上重重一点,怒吼声竟如有实质般,声浪过处,无数棵参天古木微微颤抖,而树冠一颤,竟然让他发现张阳两人逃跑的身影。
  追杀再次开始,二长老就有如一头饿极的猛虎般,张阳与灵梦则像是两头弱小却狡猾的狐狸,而且靠着森林的帮助,他们忽左忽右地逃窜,竟然与二长老周旋足足半个小时。
  “灵梦,不要走那个方向,往这方向逃。”
  见灵梦选择的方向正好是清音两女逃走的路线,张阳不想自己的女人被卷进生死风浪中,就主动逃向丛林深处。
  张阳喘过一口大气,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不要啰嗦了,先逃出去再说吧。”
  一元玉女的倩影已经没有飘逸的烟尘,就连素雅长裙似乎也短了许多,她飞身从枝干间穿过的刹那,张阳的眼中看不到绝色无瑕的仙子倩影,只看到那双越来越鲜艳的绣花鞋。
  即使身处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张阳也不由得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晃了晃脑袋,但那“幻觉”却反而钻入他的脑海中,而且无比深刻。
  “你就说说吧,不然只是逃命,多无趣呀,呵呵……”
  张阳沿着灵梦的脚印追上去,也许是因为怒火已经得以宣泄,也许是因为他已经习惯调侃灵梦,他一边逃命,还一边深呼吸,追逐飘散在空气中的醉人幽香。
  面对本性复苏的张阳,一元玉女总有一种无力感,绣花鞋在树干上轻轻一点,在身子飞跃之际,忍不住回头瞪了张阳一眼,但又突然欢笑道:“你这家伙,要是觉得无聊,就去找二长老吧,他肯定很想与你亲热一番,咯咯……”
  张阳听着灵梦的笑声,突然双目一亮,除了欢喜之外,还有几分诧异,因为他能感觉到此刻的灵梦与平时相比有点不一样,但一时之间他说不上来。
  嗯,原来灵梦的笑声也可以这么……戏谑,原来她的发梢也会乱舞。张阳一边逃命,一边胡思乱想起来,突然他心弦一颤想起了小玲珑——妖气四溢,变幻不定,最喜欢发出这种笑声的小妖女!
  时光一晃,二长老依然穷追不舍,而且逐渐追出经验,与张阳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空间一转,张阳与灵梦站在一处陡崖的瀑布之前,而这瀑布正是灵梦刚才来过的地方。
  张阳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他听着后面二长老的咆哮声,即使他现在身处绝地,却突然平静下来,凝声道:“灵梦,二长老的目标是我,你先御剑走吧。”
  不待灵梦出声,张阳补充道:“一个人被捉,总好过两个人被捉。只要你找到高人,就可以回来救我,快走,你是我活命的唯一机会。”
  瞬间,灵梦的眼中闪现异彩,她那高挑的身子微微一斜,嘻笑道:“落入他们的手中,你认为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吗?我可不想回来帮你收尸,不如咱们一起跳崖殉情,怎么样?咯咯……”
  “殉情?”
  张阳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甚至有种揪掉耳朵的冲动,心想:幻听,这一定是幻听!
  这时,灵梦已经用行动做出回答,只见她丝毫没有犹豫地纵身跳下去,而且也没有召唤飞剑。
  真的要殉情呀!张阳呼吸一顿,人生第一次有变态的思绪:原来“殉情”是一件这么美妙的事情,早知道就每天玩一次了,呵呵……
  “咕咚!”
  水波荡漾、浪花飞舞,张阳与灵梦跳入瀑布下的深潭中,水面泛起几个气泡,可他们却久久没有冒出来。
  “王八蛋、狗杂碎!吼——”
  二长老晚来一步,只能看到张阳两人跳水的残影,他随即对着水潭接连轰出十几拳。
  元虚真火果然威力惊天,在连串如雷鸣般的爆响声中,水浪冲天而起、鱼虾四方飞溅,还有那百丈瀑布瞬间倒卷垂帘。
  只见千百年来毫无变化的水潭突然干涸了,自然的规律被非人的力量改变,但却不见张阳与灵梦。
  随后,二长老从倒卷的瀑布中穿越而过,接着他环目四顾,紧接着身躯一震,一口愤凭无比的逆血突然喷吐而出,洒在水潭深处的一个洞口上。
  张阳逃走了,竟在四大长老的联手追杀之下,逃出生天了!
  在金石门,鲜血早已经染红天梯。
  在无数阵法与符咒的帮助下,金石门有如奇迹般撑过三天三夜,而三才山的人马早已死伤过半。
  而古韵仿佛已经变成杀神,她急速挥舞着玉手,上百张符咒瞬间凭空突现,“轰”的一声巨响,对方十几个修真者惨叫着滚下天梯。
  在打退敌方的进攻后,古韵顿时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声,随即用力挺直身子,玉手光华一闪,做好再次厮杀阻敌的准备。
  一干气喘吁吁的金石门弟子见状,神情顿时一振,就从敌人与自己人的尸体上大步越过,纷纷站在力量突飞猛进的古韵身边。
  连续几天的血战,古韵竟然没有输,而且还越战越勇,因此当古韵把敌人从山腰赶回山脚的那一刻,很多人那绝望的心中终于涌起一丝希望:也许敌人会退兵,除非他们愿意同归于尽!
  就在希望的光华缓缓浮现在金石门弟子心中的那一刻,一个出人意料的意外突然从天而降。
  “不好啦,宗主他、他……”
  一个金石门弟子从山顶疾步奔到山腰,甚至在过于激动之下,说话变得结结巴巴。
  “宗主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遭到敌人偷袭?”
  身影一闪,古韵抓住那名金石门弟子的肩膀,而随着灵力神奇的突飞猛进之下,她的气息也多了几分凌厉。
  那名报信的金石门弟子疼得双肩发颤,古韵随即反应过来,身影微微向后一退,素日的轻柔气息终于浮现而出,悦耳的天籁有如春风般,令一干同门瞬间心驰神往。
  “你先平静一下,好好说,宗主出了什么意外?”
  “宗主、宗主他……不见了!”
  在古韵那如春风化雨般目光的笼罩下,那名弟子迅速地平静下来,但语调却比先前更加沉重。
  宗主不见了!宗主怎么可能突然不见?啊!难道……宗主临阵脱逃了?一时间,无数双瞳孔急速放大、无数道身子急速萎缩,而刚刚浮现在众金石门弟子心中的斗志却仿佛烈火中的枯叶般,瞬间化为灰烬。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古韵一声怒斥,手中的剑猛然架在那名弟子的脖子上,杀气腾腾地逼问道:“你竟敢谎报消息!说,是谁指使的?”
  “古韵,放开他,他没有说谎。宗主不想成为天狼山的傀儡,所以留书离开了。”
  两位金石门长老及时出现,抹杀天空中最后一缕阳光,随即叹息道:“事已至此,咱们也只能投降了!”
  “当啷!”
  当第一把兵器掉落在地,随即兵器坠地声此起彼伏,还有无数双死灰的目光看向古韵。
  “我古韵就算死,也——绝不投降!”
  只见古韵一头秀发无风自动,随即她升空而起,怒声还未散去,就已经扑向山脚,杀入狼群之中。
  温柔玉人原来也有如此豪情万丈的时刻!剑芒过处,天地变色,可惜在古韵的身后,没有她的同门跟随,只有风儿的叹息飘然而至。
  片刻的刀光剑影后,天狼山人马突然向四周退让,紧接着身影一闪,一直没有露面的王香君终于出现了,而她身后自然不会少不了三个傀儡妖灵。
  厮杀再也没有悬念,虽然“突变”的古韵抱着求死之心而来,但王香君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呼——”
  突然,黑云遮掩住天空、狂风肆虐着大地。
  一转眼,几个美丽绝色的非人类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声发自女子檀口的“嘶吼”,在飞沙走石中回荡盘旋。
  时光悠悠,薄雾袅袅。
  张阳躺在一处河滩上,一浪接着一浪的潮水拍打着他那满是伤痕的身躯,而当水花不知道多少次漫过头顶后,他的眼帘终于缓缓颤动起来。
  一秒后,张阳茫然地环视着四周,眼神一片迷茫,突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惊险无比的画面:在水潭深处、暗河通道,当一一长老一掌打下的危急时刻时,灵梦竟然替他挡了一掌。
  啊!张阳回忆到这里,陡然张大双目,下意识惊呼道:“灵梦!”
  “我在这里,你嚷嚷什么呀?要是吓跑鱼儿,我就把你烤熟吃掉,咯咯……”
  一道戏谑的欢笑声在张阳的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突然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般变成一尊泥塑木雕。
  在河边浅水处,只见灵梦正手持着利剑,聚精会神地盯着水面,那闪烁的剑芒不为斩妖除魔,只为捕猎游鱼。
  但不知是鱼儿太狡猾,还是一元玉女捕鱼的技术实在太差,她一剑刺下,竟然只是撩起一道水花,鱼儿则贴着剑刃逃走,水珠则飞溅而起,化作一片水雾包裹住灵梦。
  那水雾不知何时浸湿灵梦身上的衣裙,再也遮掩不住那浑圆的玉峰,还有那两点销魂的凸起。
  “咚!”
  张阳的心脏剧烈一抖,不由得睁大眼睛,心想:天啊!这真是灵梦吗?咦,想不到她的双乳竟然这么大,难道平时用布条裹着?呵呵……
  邪器少年绝对名不虚传,震撼只是刹那之间,紧接着他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无论是他娘亲的背叛,还是敌人的追杀,甚至是残酷的未来,都不能阻挡他那迷离而陶醉的目光。
  而灵梦似乎完全沉浸在捕鱼的乐趣中,对张阳的目光丝毫没有反应,在停顿几秒后,她再次一剑刺出,动作与俗世少女一模一样。
  虽然鱼儿又逃走了,但张阳的眼睛则好似钩子一般,紧紧“钩”住灵梦那荡漾的乳浪中,在死命地盯了几秒后,这才往下一看。
  “呃!”
  瞬息间,张阳觉得心脏仿佛有了不堪负荷的爆炸感:好、好……好薄的裙子呀,每一寸布料似乎都贴在灵梦的肌肤上。
  张阳不仅看到灵梦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还看到柔腻而平坦的腹部,以及那微微隆起的下腹尽头。
  “啊!”
  下一刹那,张阳不由得发出呻吟声,欲火突然涌入下体,而下体则与碎石密布的河滩来了一次狂热的接触。
  “咯咯……张阳,你全身的经脉都断裂了,可不要随便乱动。”
  灵梦回眸一笑,随即发出一声叹息,放弃捕鱼的举动,缓步走到张阳的身边。
  灵梦迈步而来,那晃动的乳峰直逼张阳的眼眶,而她修长双腿交替之际,衣裙上的一道裂缝微微一荡,双腿间的嫣红之色一闪而过。
  “呀!”
  张阳看着这一幕,发出一声惨叫,就昏迷之前不由得心想:上天对我真是太好了!如果这一切只是梦,就让我永远梦下去吧!呜……时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张阳再次张开眼睛时,他与灵梦身处在一座山洞中,只见一团篝火上,几条烤鱼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张阳鼻尖一耸,肚里响起咕噜声。
  “饿了吗?”
  悦耳的天籁吸引住张阳,让他不由得回头,就见灵梦盘膝坐在一块平整的岩石上,那深邃的美眸弥散着灵性的光华,飘逸的烟波在她周身若隐若现。
  唉,原来真是一场幻梦!张阳在心中失落地长叹,随即别扭地笑了笑,凝声问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安全了吗?”
  “这里距离吸尘谷有好几百里,具体地名我也不怎么清楚,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暂时逃脱追杀。”
  灵梦轻盈站起身,就向洞外走去,她脚底一动,飘逸的烟波立刻追随而起,遮住那双鲜艳的绣花鞋。
  当灵梦走到洞口时,脚步微微一顿,柔声道:“张兄,我再去采摘一些野果回来,你抓紧时间调息打坐,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张阳的心底又闪过一抹异样的失落,他指着烤鱼道:“灵梦,这里不是有吃的,何必再去摘野果呢?你也受了伤,需要多多休息。”
  “张兄不用为我担心,我的伤势已经恢复大半。”
  灵梦看着火堆上的烤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即微笑道:“灵梦自小不喜吃肉,这烤鱼就拜托张兄了。”
  看着仙子飘然而去,张阳心中的失落只是停留了半秒,随即大口大口地吃起烤鱼。
  一只不小的烤鱼下肚后,张阳舔了舔唇角的肉味,突然想起灵力空间中还有好几瓶美酒。
  思绪一动,张阳随即大手一扬,不料掌心却没有光华出现。
  直到此时,张阳才完全明白严重性,打败强敌固然豪情万丈,但他也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就连自己的灵力空间也打不开。
  “可恶的老东西!”
  张阳对四大长老的仇恨又多添了一笔,随即放弃法诀,只在心中呼唤幻烟。
  “哥哥,不要太担心,我正在帮你条顺经脉。等过了半个月,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咯咯……”
  幻烟的声音清脆悦耳,还弥漫着强烈的“人性”气息,不过她的童颜巨乳却没有出现在张阳的视线中。
  “半个月吗?嗯,整天累得要死要活,趁机休息一下也不错,呵呵。”
  张阳略一沉思,再次发挥他的优良习惯,将心中的烦闷杂念统统抛到九霄云外,然后将双手当枕头,乐呵呵地进入梦乡中。
  时光一晃,张阳突然被人强行弄醒来。
  “张阳,是不是你吃光了本姑娘的烤鱼?岂有此理,竟然一条也不剩!”
  “啊,灵梦,你……”
  张阳一边揉着被踢疼的屁股,一边抹去眼底的睡意,随即抬头一看,紧接着突然眼神呆滞。
  张阳看着插腰而立、美眸圆睁的一元玉女,一颗心脏忤怦乱跳,足足过了十几秒,这才忍不住问道:“你走火入魔,还是中邪了?”
  “臭小子,偷吃本姑娘的烤鱼,还敢诅咒本姑娘?哼,以为本姑娘好欺负呀!”
  说着,灵梦身子一俯,气势汹汹地靠近张阳。
  “呃!”
  瞬间,张阳的心海遭受到如雷鸣电闪般的袭击,因为灵梦这么一俯身,那饱满浑圆的乳浪立刻掩没他的瞳孔,让他的心神又一次欢呼起来:看到了,又看到灵梦的乳尖了!虽然小巧,但却隔衣凸出清楚的形状,这不是梦,先前看到的美景不是梦!
  这时,张阳的目光迅速地向下移动,刚扫过灵梦那盈盈一握的纤腰时,不料灵梦竟原地一侧,只让他看到双腿的曲线。
  “张阳,你想看什么呀?”
  灵梦再次逼近张阳,唇角则似笑非笑,令张阳不禁心神收缩。
  张阳本想收回目光,可眼睛一亮,就好似拥有生命般钻入灵梦那略微敞开的衣领口,贪婪地“抚摸”那雪白的乳肉。
  也许“邪器”的目光有特别的力量,灵梦顿时身子一颤,乳浪剧烈地颤动一下。
  灵梦的呼吸变得紊乱,并且终于发现到张阳的小动作,不过她没有后退,反而骄傲地挺了挺乳峰,檀口轻吐幽香,邪魅地笑道:“看够了没有?要不要我把衣裙脱掉,让你看个够啊!”
  “啊!灵梦,你肯定中毒了,快运功驱毒吧!”
  张阳感觉一种强烈的怪异感,甚至在恍惚间,他好似看到小玲珑与妙姬的影子附在一元玉女的身上。
  “咯咯……”
  灵梦没有运功,也没有继续紧逼张阳,而是顺势坐在张阳的身边,还翘起二郎腿,一双绣花鞋在张阳的面前晃来晃去。
  灵梦那戏谑的笑声缓缓散去后,张阳终于坐正身躯,直视着灵梦,凝声问道:“你究竟怎么了?不是中毒,难道真是走火入魔?”
  “嗯,你猜对了!我中了一一长老的一掌,伤势其实比你还严重,因此不得不提前修炼幻梦心诀的最后一层,所以你才会看到现在的我。”
  灵梦的声调不再飘逸出尘,她脚尖一挑,声调变得低沉:“怎么样?这一个‘我’是不是更迷人?你喜欢吗?”
  话音未落,异变的灵梦突然站起来,双腿移动之际,胯间衣裙上那道裂缝终于映入张阳的眼帘。
  “咚!”
  张阳顿时心神不堪负荷,全身经脉再次如爆炸般剧疼,但他却忽视那股疼痛,死死地看着那若隐若现的处子禁地。
  “张阳,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欢我吗?”
  灵梦的玉脸浮现几分嫣红,羞色流过之处,千般妩媚悠然浮现,还有万种风情。
  “我……我……喜欢,啊!”
  张阳的话音未落,黑暗已经向他席卷而来。
  张阳在闷哼声中再次昏迷,灵梦则是先温柔地放平他的身躯,随即美眸异彩闪烁,似若自言自语般呢喃道:“张兄,灵梦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喜欢上你,你可不要让灵梦失望呀,嘻嘻……”
  时光悠悠,山洞一片宁静。
  篝火熄了,又亮了,闪烁的火光映照着石壁上的两道身影,一道身影平躺着地上,另一道身影则坐着。
  那坐着的身影一直凝视着躺在地上的身影,那目光时而羞涩流转,时而邪魅荡漾,时而又带着挣扎。
  这时火光一闪,那坐着的身影突然好似被雷电击中般一颤,紧接着她站起身,坐到距离张阳最远的洞口处。
  黎明的光线从天际射来,一股冷风吹动张阳的眼帘。
  张阳伸展着腰肢,呵欠才刚打一半,竟就被“异变”打断。
  “张兄,咱们应该起行了,走吧。”
  “去哪里?”
  “你如今与刘采依反目成仇,普天之下,能保你的只有两个人,我家祖师与六道圣君。”
  灵梦披散着秀发,发梢微微一动,飘逸的烟波遮掩她大半身子,接着她转身走向洞外,那美眸看似亲切,实则冷漠淡然。
  这样的灵梦与昨夜绝对是天差地别,甚至比最初认识张阳时还要冷漠许多,这让张阳的嘴角飘过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
  虽然张阳觉得别扭,但却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他可是世间最邪异的邪器,一夜的昏睡已经让他想明白许多东西。
  “梦仙子,一元真君会收留我吗?我可是一个大麻烦。”
  说着,张阳耸了耸双肩,嘻笑着追上灵梦。
  一元玉女已经放出本命飞剑,然后简洁地回道:“只要祖师愿意,天下间没有他不能得罪的人物。张兄,请坐好。”
  飞剑破空而去后,一元玉女凝神指挥着飞剑,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唉,这女人真的中邪了!张阳没有多言,只是在心底不停翻着白眼,觉得现在的灵梦也不像原来的她,更像是曾经的冷蝶附身,给人一种冷漠无情的感觉。
  无趣的时间分外难熬,张阳两人飞出百里之外后,阳光已经变得灼热,张阳一边以手遮头,一边忍不住出声打破这难受的沉寂:“梦仙子,天狼山最近在干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天狼尊者正在攻打金石门,目的是捕猎巧手玉女。”
  灵梦傲立在剑柄之上,自然之风虽然猛烈,却吹不动她那绕体的烟波。
  张阳呼吸顿时一顿,脑海中瞬间浮现古韵的倩影,他禁不住热血上涌,生出拯救佳人的念头;然而下一刹那,从他身上只传来空荡荡的感觉,让张阳只能哀声低叹。
  “梦仙子,天狼山的行动这么猖狂,一元真君就没有行动,不教训一下天狼老儿吗?”
  “天狼山虽然行为凶悍,但也是在对付妖灵,而妖灵的危害远在天狼尊者之上,祖师自然得分轻重。”
  灵梦微微一皱眉头,因为张阳话语中的一丝不敬,流露出不愉快的表情,然后她衣袂一震,飞剑再次加速,呼啸的劲风吹散张阳后续的话语。
  沉默再次笼罩住张阳两人立身的空间,直到飞剑落地休息的时候,他们之间并没有说话,而曾经在他们眼底盘旋的微妙思绪已经完全消失无踪。
  飞剑走走停停,太阳与月亮交替浮现。
  当夜色来临,感觉疲惫的灵梦终于降落在荒野上,随后两人围着篝火,各自打坐调息。
  当明月缓缓升上中天时,张阳突然心弦一颤,莫名的感应让他急速张开双目,就见一双灿烂明亮、妩媚迷人的美眸。
  此时,灵梦的身子竟然半趴在张阳的面前,玉唇微微前倾,远远看去,似乎正要偷吻张阳一样,而事实上,她也正是想这么做。
  “唉,你怎么醒啦?讨厌,人家还想亲你一下呢,咯咯……”
  张阳的心中瞬间转动千百个杂念,随即他试探着问道:“梦仙子,你想吻我?”
  “不许叫人家梦仙子,讨厌。”
  灵梦朱唇一翘,竟然露出撒娇的表情。
  张阳眼底浮现恍然大悟的光华,随即向后一躺,嘻笑道:“我又睡着了,你来吧,我不会醒的,嘿嘿……”
  灵梦再次俯身,檀口在接近张阳嘴唇的一刻,她却突然身子一转,躺在张阳的身边,然后仰望着夜空上的明月,慵懒而随意地道:“本姑娘没兴趣了。”
  风儿悠悠盘旋、人儿静谧无声,然而虽然也是沉寂,但弥漫在空气中的不是沉闷,而是直透人心的温馨。
  “灵梦,白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张阳挪了挪身子,与一元玉女肩并肩、头贴头,一起仰望着星空。
  “记得,另一个我做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
  灵梦那完美无瑕的玉脸浮现出几许感慨,她轻轻动了动头,让脸颊与张阳的脸颊轻轻摩擦,亲密的情愫在摩擦中悠然而生。
  不待张阳追问,灵梦自行揭晓答案:“我强行修炼幻梦心诀,已经导致人格分裂,再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失去心智,不知变成什么模样……”
  “你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说吧,不管做什么,只要你能回复本性,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现在不也是本性?你不喜欢人家现在的模样吗?咯咯……”
  张阳一脸凝重,灵梦却轻松自在,还有心思调侃张阳。
  在笑语过后,灵梦偏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张阳,羞色掩藏在妩媚的光华之中,柔媚地低语道:“只有成功突破玄关,我才能恢复如初。”
  张阳双目一亮,目光中带着一丝询问。
  张阳两人之间的呼吸可闻、肌肤微贴,就恍如亲密的情侣一样。
  灵梦美眸微微一眨,戏谑与异彩同时飘溢而出,说道:“修炼幻梦心诀时需要有一个影子,而只要我爱上那个影子,再得到对方的爱意,情欲合一之时,就是功法大成的一刻。”
  “我就是那个影子吗?呵呵……”
  惊喜浮上张阳的脸颊,能得到一元玉女的爱恋,世间上又有哪个男人能够无动于衷?
  “嗯,就是你。”
  灵梦的玉脸布满红晕,坠入情网的她更加美若天仙。
  狂喜有如巨浪般轰然淹没张阳的心神,随即他大手一揽,搂住灵梦的腰肢。
  灵梦一声嘤& ,眨眼之间,她已经蜷曲在张阳的怀中,乳峰受到强力的挤压,而柔腻的小腹则碰上一样火热而坚挺的物什。
  “色狼,讨厌!”
  一元玉女只是本能地挣扎一下,随即椒乳一挺,主动迎向张阳那火热的大手。
  “轰”的一声,张阳再也承受不住喜悦的冲击,脑海瞬间一片空白,虚弱的他又向昏迷的世界飞去。
  “张阳,你不能睡,我还没有说完,坚持住。”
  灵梦见状,吻住张阳的嘴唇,一缕元气伴随着处子幽香,及时钻入张阳的心海。
  别看这只是浅浅的一吻,灵梦仍是娇喘吁吁,美眸妩媚如水,悄然遮掩住处子少女天性的羞涩,随即凝声道:“你必须牢牢记住我接下来的话语,若是稍有差池,你我都会有性命之忧。”
  张阳闻言,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用目光示意灵梦继续说下去。
  “幻梦心诀选定炉鼎后,我与你的命运就已经连成一体,你死我死,你生我生。不过,一旦最后试练开始,另一个我不仅不会喜欢你,反而会……”
  “啊!”
  听着灵梦的话语,张阳适才的兴奋瞬间消失一空,苦笑着问道:“灵梦,我现在可是重伤在身,你可不可以另外选一个时机呀?”
  “来不及了,从刚才我亲吻你的那一刻起,最后试练已经开始。但你不用太担心,夜里的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凝重的话语微微一顿,灵梦突然如花绽放般露出笑容,身子则如蛇般扭动起来,说道:“张阳,你这大色狼,赶快抱住我、用力抱住我!嗯……啊……”
  灵梦的呻吟何等诱人?让张阳心中的犹豫瞬间就化为灰烬,接着双臂一搂,就紧紧抱住灵梦。
  欲火突然爆发了,并毫无预兆地搅乱了空间。
  张阳与灵梦的唇舌激烈地交缠在一起,而灵梦虽然是处子少女,但她却竭力迎合着张阳,并在片刻的生疏后,她舌尖一卷,竟然勾住张阳的红舌。
  “滋……”
  舌尖交缠、嘴唇紧贴,张阳贪婪地吞咽着灵梦的香津,而灵梦也极力吮吸着张阳的红舌。
  足足好几分钟过后,张阳这才松开嘴巴,然后微微向后一退,一缕银丝立刻连接着张阳与灵梦的嘴唇,银丝越拉越长,不仅将灵梦的香舌“拉”出唇外,还拉开一场欲火弥漫的春色大戏。
  张阳故意晃着头,让连接两人舌尖的银丝也晃动起来,让灵梦发出一声娇吟、玉脸红若滴血。
  如此淫靡的情景竟然发生在一元玉女的身上,别说一向飘逸如仙的灵梦,就连色名满天下的张阳也禁不住心房件枰狂跳。
  张阳顿时心火一荡,急躁地抓住灵梦的玉峰。
  “不对,下面一点,那才是我最敏感的地方。”
  在这迷离一刻,灵梦突然在张阳的耳边说道。
  张阳闻言,揉动美乳的五指果然往下移动一点,而另一只手则滑过灵梦的腰肢,从那裂缝中探进去。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啊……四郎,忍一忍。”
  虽然灵梦在阻止张阳,但却主动地将身子往上一抬,让阴部与张阳的手指紧贴在一起。
  张阳能感觉到灵梦私处的湿润,也能看到灵梦眼底那如水的妩媚,但他却咬紧钢牙,大手强行从灵梦的腿间抽离而出,随即双手齐上,尽情揉弄着美乳。
  “啊……四郎,你这坏蛋,弄得人家好……难受呀。”
  在恍惚间,灵梦仿佛变成妖娆荡妇,双腿夹住张阳的腰肢,私处则在张阳的胯间摩擦不休;与此同时,她依然在“指挥”着张阳的双手。
  在最初狂野地揉捏过后,张阳的手指从灵梦的耳垂开始,一寸一寸地抚摸起来。
  一刻钟过后,张阳已经找出灵梦身上所有敏感的部位。
  一遍、两遍、三遍……张阳一遍遍地抚摸着灵梦的娇躯,那衣裙已经被他揉得皱纹密布,“哗”的一声,衣领被他拉了下来。
  瞬间,灵梦那雪白的乳浪汹涌而现,虽然乳尖还没有出现,但鲜红的乳晕已经刺入张阳的脑海中。
  张阳的喉咙顿时有如地震般震颤起来,大手则再次抓住灵梦的衣领,不料灵梦却抓住他的手掌,娇羞地摇头道:“不要,太羞人了,唔……”
  张阳又一次痛苦地压制着欲火,随即五指一松,接着准确地隔衣捏住灵梦的乳尖。
  “啊,大色狼,你弄疼人家啦!”
  灵梦的反应很强烈,即使张阳只是简单的碰触,她的欢鸣声依然一浪高过一浪,甚至在叫喊声中,乳尖迅速胀大并凸立而起。
  张阳下意识揉捏灵梦的乳尖几下,随即指尖一压,将灵梦的乳头压进乳球里,顺势也将乳球捏成扁圆的形状。
  “呀——”
  也许是身子太敏感,也许是幻梦心诀的影响,当张阳这样玩弄她的乳尖时,灵梦陡然上身一挺、玉脸仰天,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尖叫。
  穿云裂空声的尖叫还在飘荡,灵梦的四肢已经好似八爪鱼般,紧紧缠住张阳的身躯。 “四郎,快……快用力,啊!哦……”
  灵梦的身躯紧紧贴着张阳,那对美乳更是扁圆到极限,仿佛要挤入张阳的胸膛一般,而且双腿更是好似两条树藤般,紧紧缠住张阳腰肢的同时,处子桃源更是对着张阳那高耸的“帐篷”猛然一撞。
  “啊……”
  即使隔着好几层衣物,但张阳依然能感受到一团柔腻紧紧地抵在阳根圆头之上。
  一缕呻吟冲出张阳的喉咙,那震颤的频率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那无边无际的欲火终于把他的理智化为灰烬,让他再也压制不住欲望,也不想继续压制,随即大手一伸,蛮横地抓住灵梦下裙的裂缝。
  就在张阳体内的欲火即将爆炸的刹那,一团淡蓝色光华从灵梦的体内迸射而出。
  只见一元玉女仰天一声尖叫,其叫声惊天动地、久久不休,而那淡蓝色光华则瞬间包裹着张阳两人,紧接着就好似一股原地打转的飓风,刮起漫天飞沙走石,弄得天昏地暗。
  在光团之中,一男一女维持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姿势,不过他们已经没有知觉,他们竟然在这种情形下、这种姿势下,进入深层的调息境界……
  当黎明的曙光划破天际的刹那,张阳的元神终于从另一个空间回归躯壳。
  而光团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只有地面上留下昨夜遭受狂风肆虐的痕迹,而张阳与灵梦的姿势则丝毫没有发生变化。
  张阳刚刚张开眼睛,龟冠上就传来柔腻的触感,销魂无比,而昨夜的记忆紧接着在他的脑海中如闪电般回放。
  虽然清晨的风儿迎面吹来,但张阳的脸颊却急速发热,他甚至能感觉到灵梦的蜜汁已经浸透衣裙,那湿润的气息包裹着他的阳根。
  “呃……”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张阳只要一动,绝对能轻易夺去灵梦的处子之身,这巨大的诱惑让张阳呼吸变得紊乱。
  在两秒之后,张阳却一咬牙,身子鱼跃而起,随即大手一扬,青铜古剑凭空突现,托着他的身躯飞向远处。
  邪器竟然能放过如此绝色美人?一夜之间,他竟然已经回复灵力?他又为什么要急着离去,而且还是逃命的架势?
  太多的迷惑搅乱风儿,风儿本想追上去看个究竟,不料张阳却凌空一个加速,转眼就飞得无影无踪。
  得不到答案的风儿急得团团乱转,在几番辛苦之下,终于把另一尊泥塑木雕“变”成大活人。
  灵梦眼帘一开,两道精光瞬间激射而出,她略一凝神,冷声斥道:“混账东西,竟敢盗我功力、毁我修行,张阳,我一定要——杀了你!”
  灵梦衣袖一抖,昔日的飘逸烟波化成朦胧的寒雾,接着脚底一动,寒雾瞬间遮掩住昨夜残留的春色。
  “砰”的一声,在灵梦脚下的地面顿时布满裂痕,而她则冲天而起,仿佛一团被冰火包裹的幻影般,顺着张阳逃跑的方向,如闪电般追杀而去。
  几乎是在灵梦御剑破空的同一时刻,身在几十里外的张阳猛然打了一个寒颤,来自心灵的感应令他面色大变,一边急忙地降落至地面,一边不满地咕哝道:“不是说要卯时三刻才会醒过来吗?怎么这么快?唉,难道梦美人儿故意整我?”
  张阳下意识为夜间的灵梦取了一个新名字,然后他一边埋怨,一边再次加速下坠,扑通一声,他落入一条小河中。
  随后,水花飞溅,鱼儿惊逃,张阳在水中打了一个滚,然后挟带着一身水雾跃上岸,就毫不停留地向小河下游狂奔而去。
  一刻钟之后,虚空幻影一闪,灵梦在小河边凭空突现,她鼻尖微微一耸,突然勃然大怒,咒骂道:“贱人,竟然连本门功法的破绽也告诉外人,真该死!”
  奇怪的咒骂声还未散尽,灵梦一头秀发无风自动,然后她升空而起,凌空站在河面上,森冷的话音从齿缝里迸射而出:“哼,贱人,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拦我,有祖师亲传法器,就算是上天入地,张小贼也休想逃脱。”
  话音未落,灵梦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件小巧的法器。
  看着在掌心上旋转的法器,灵梦浮现出自信,充满杀气的眼底终于多了一丝冷冷的笑意。
  那类似指南针的法器转得越来越慢,当它静止的一刻,也就是张阳踪迹再现之时。
  灵梦的膝盖已经微微弯曲、脚底已经隐现光芒,她整个人就好似一枝蓄势待发的利箭般,突然“砰”的一声,法器从灵梦的掌心飞了出去,竟然就掉入河中,河面溅起一道小小的水浪。
  “贱人,你竟敢毁坏师门法器?下贱无耻,死不足惜,呀——”
  怒极的灵梦一剑横空扫出,小河顿时翻起滔天的巨浪。
  在浪涛映照中,灵梦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而她眼中的光华也越来越冷。
  与此同时,远在十几里外的张阳无端端地打了一个寒颤,一口凉气倒吸而入,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不见灵梦的踪影,这才呼出一口大气:唉,倒霉呀,又要开始逃亡了!但千万不能死在灵梦的手中,不然太冤了!
  张阳在唉声叹气的同时,飞奔的脚步丝毫没有减缓,在半个小时后,他双目一亮,俗世城镇就在不远。
  嗯,梦美人儿真没说错,在这群山之间还真有一座小镇,哈哈……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想到这里,张阳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进红尘俗世。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S市的妖怪 下一篇:捕神与淫魔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