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超碰妹妹久草在线视频-超碰久草最新福利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幽州城里粉红少女

幽州城里粉红少女

幽州城。

  一个猎户打扮的少年从城门入城后,站在熙熙攘攘的街上,眼里满是好奇。

  他就是王文阳,在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之后,靠着一路走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这座位于北境中心的巨城,这里也是北境的大庆皇朝都城,汇集了北境六成的气运,更有着传说中修为直达通天境的皇族老怪物坐镇,整座幽州城被一道无形的结界笼罩,因此尽管北境全年多数时间都是万里飘雪,但一入城就感觉大地回暖,春意盎然。加之是皇城所在,集结了北境最具权势的人物,因此等闲势力也轻易不敢在城内惹是生非、寻衅滋事。故而这也是北境内最繁华,人口最多的城池。

  王文阳在街上走着,不时的可以看到金发碧眼的西境魔法师和大剑士,也看到一些身着奇装异服的其它地域的人士,只是王文阳不认识他们。长这么大,他只在小时候跟随父亲到镇子上的时候见过北境以外的西境人士,那是当时西境的光明教会的传教士在北境内传教,正好途径这里。

  走着走着,王文阳有些饿了,就走进了一家客栈准备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去城主府。

  而与此同时,在一座占地面积极宽,气势恢宏的宅院里,一间毫不起眼的屋子里正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屋子里,一个麦色皮肤,赤身裸体的男人正双手从背后抱着一具雪白的娇躯,在那忘情的抽插,而女子虽然双唇紧闭,但眼里也出现了一丝欢愉。

  「仙子,虽然早就知道你的屁眼儿已经被你师傅开过苞了,但没想到还是这么紧,爽死老夫了,真是操不够啊!」说话的正是爱德华。

  女子闻言沉默不语,一对好看的娥眉薇薇蹙起,一双明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杀意。

  如果王文阳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认出,这个女子就是那晚的青音仙子。

  只见爱德华抽出来后,把青音的身子压的更低,用鸡巴蹭了蹭小穴流出来的淫水,然后双手抱着那丰满挺巧的大屁股,大力的把鸡巴对着青音的屁眼儿就插了进去。「噗嗤」一声之后,屁眼儿的紧致令爱德华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而青音也在爱德华那粗大、完美的鸡巴插入之后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叫声。但她又马上闭口,而爱德华听到后,嘿嘿一笑,又继续大力的抽插起来。

  由于爱德华为了方便干青音的屁眼儿,将她压的很低,她双手撑着床,一双皙白的大长腿大大的张开,令屁眼儿刚好和爱德华的鸡巴高度持平。

  爱德华双手抱着青音丰满的大屁股,用最舒服的姿势干着北境最美的女子,在爱德华的鸡巴不断的在青音的屁眼儿抽插中,「啪啪」的撞击声不停的传到屋子外。

  而屋子外也早有几个下人躲在窗下一边偷听屋子里的动静一边呼吸急促的用手撸着,而担子稍大的那个下人,偷偷的把窗户戳开了一个小孔,一边偷窥着屋子里的绝美风景,一边使劲的撸着自己的鸡巴。

  爱德华早已发现了屋子外的动静,但他故意不声张,任凭府上的下人们偷窥。

  而青音因为受伤导致修为倒退,加之正在被爱德华操弄,因此居然没有发现自己春光乍泄给了打杂的下人们。

  幽州城内,王文阳吃饱喝足后,走出了客栈。站在大街上,他在想回去的路上怎么办?刚刚吃饭就已经把身上最后一点碎银子给用完了,王文阳越想越苦恼。

  走着走着,就发现面前已经是大庆皇朝金碧辉煌的皇宫外城了,城墙城门均有皇家禁卫军把守,而且个个儿看起来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王文阳没在往前走,驻足观看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这里,前往此行的目的地——城主府。

  当他炳明来意后,城主府的守卫就进去通报。但王文阳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才出来一个灰衣下人告诉王文阳城主要召见他。

  经过两道院落后,王文阳被下人带到了一处威严朴素的殿堂,只见殿堂正中的首座上坐着一个高大挺拔的中年男子,身着红色袍子,头戴一顶金色的五梁冠,胸前绣着一只雪鹤,整个人不怒自威。而在他下面分别立着两个人,一个一身青衣,头戴儒巾,手持折扇。一个身披坚甲,银光闪烁,高大威猛。

  王文阳单膝下跪,恭敬的说道:「草民见过城主大人。」中年男子示意他起身后,问道:「本官听下人说,是玄言真君托你带话?」「正是。」

  「你是怎么遇到他的?在哪儿遇到的?他人又在哪?」「草民是在家乡的大山里打猎遇到他的,他那个时候已经身受重伤,草民无力救治,他就托草民给城主带个话。至于他,他在说完后没多久就死了,草民就地安葬了他。」

  中年人看了下殿内站在一旁的儒生,儒生心领神会,问道:「那他托你带什么话回来?」

  王文阳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递向儒生,说道:「这是他让我交给你们的。」只见儒生大吃一惊,连忙接过来,细看之后又匆匆递给了中年人。看罢,中间人脸色也不好起来,怒笑道:「魔宗那群余孽居然勾结中土的人在我北境搞阴谋诡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转头对殿内的武将说道:「赵将军,你带上三千虎贲军,前往东郡,搜查魔宗余孽与中土来人的踪迹,能抓活的最好,抓不到就地格杀。」

  赵将军面向中年人,双手抱拳,信心十足的回道:「喏!」然后就退出了大殿。

  中年人这时看向王文阳,面色稍有缓和,平静的说道:「忘了说,本官姓龙,叫龙临渊,你叫我龙城主就行了,接着说吧。」于是,王文阳就一五一十的把当时的情况全盘托出,如实相告。

  龙临渊听罢,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先在府上住下,本官到时候在叫你。」便挥手叫来下人带王文阳歇息去了。

  看着王文阳走远,儒生转头对着龙临渊说道:「大人,此事事关重大,我看此人留不得。」说完就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

  龙临渊眯起双眼,过了一会儿说道:「先留他几日,待赵将军从东郡传来消息,就可验证这小子有没有对我们有所隐瞒,或者,有所欺骗。」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魔神出世是迟早的事,加固封印也只能再往后推迟十年,但现在的大庆皇朝可不如万年前的玄武皇朝,看来天下迟早将要大乱啊!」

  儒生看向龙临渊,说道:「魔神一但破封,到时候不仅仅是我们北境不保,他们其余四境也休想好过,依我看,现在应该将消息上呈给皇帝陛下,由皇帝陛下传旨告知其余六大帝国,再联合众仙道宗门与西境的光明教会,再度合力镇压魔神才是上策。」

  「事到如今,只好这么办了。」

  然后俩人有在殿堂互相商谈了一会儿后,就各自散去了。

  王文阳被安排到城主府的后面的一间屋子住下,这里毗邻城主府的花园。他又是一个生性好动的人,于是在下人离开后不久,就推开门打算在城主府的花园四处转转。正当他被城主府的奇花异草吸引时,只听见花园旁边的小湖边传来阵阵悠扬的琴声。王文阳寻声而去,但见湖边的小亭子里有一少女,身着淡粉色长裙,配合乌黑柔美的齐腰长发堪称绝世风华,给任一种荷塘莲瓣盛开之感。少女隐约二十左右,身体修长而动人,一张如月的仙颜上,双眼清澈如潺潺秋水,琼鼻挺拔似雪原冰蕊,再加上那樱桃小嘴,简直把王文阳看丢了魂。

  看着眼前的少女,王文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同样是绝美的容颜,但两人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青音就似一朵冰原寒峰之上的雪莲,给人一种高冷孤傲,遥不可攀的感觉。而眼前的粉衣少女却断然不同,明媚的眼神,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气质,似乎她就是那天宫的仙子,下凡到人间,让人生不起丝毫亵渎的想法。王文阳正痴痴的看着,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小姐,老爷进宫去了。」只见一个俏生生的小丫鬟偷偷溜到粉衣少女的身边,然后脆声说道。

  粉衣少女神色一喜,立刻起身,说道:「好双儿,我这就回屋子里,爹爹不和皇上商议到半夜是不会回来的,你去后门偷偷把剑郎接到我屋子里,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

  被叫做双儿的小丫鬟嗲声嗲气的说道:「知道啦!我的大小姐,保证将你的小情郎带到你屋子里。」

  「呀!讨打。」粉衣少女挥舞着小粉拳追着小丫鬟远去,留下原地发呆的王文阳。

  「神啊!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仙子一般的人儿都要做这种事?」王文阳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遍,然后又悄悄跟了上去,想看看粉衣少女住哪间屋子。

  入夜,北境的夜空黯淡无光,除了主要街道上一些卖吃食的商贩,就只有大户人家的豪宅和青楼还是灯火通明。

  王文阳从庭院里的一处极为僻静之地偷偷爬上屋顶,然后小心翼翼的踩着瓦片,走到屋脊,然后蹲下身,静静的趴在屋顶的瓦片上。

  作为一个从未经人事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还在村里的时候,他就听同龄的伙伴吹嘘过镇上胭脂之地的经历,更是述说过与女人的鱼水之欢的感受。

  因此他十分的好奇,但家境贫寒的他,根本去不起胭脂之地找姑娘,而村里的姑娘偏少,在狼多肉少的情况的下,更是对王文阳不屑了。加上也没读过圣贤书,对这种男女之事,他不仅不避讳,反而愈加好奇了起来。

  这时只听得一声推门声,屋子的女子惊喜的跑过去,抱着推门而入的锦衣少年,满脸幸福的撒娇道:「剑郎,你可总算来啦,人家都快想死你了。」剑郎一手怀抱着粉衣少女,一手轻轻的把背后的门关上,然后说道:「月宝贝儿,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奈何你爹在,我不敢进来,今天你爹总算进宫去了,我可要好好的爱你。」说罢就双手横抱起粉衣少女,往床上而去。

  屋顶上的王文阳悄悄的将一块瓦片移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然后俯视着屋内的情况。只见剑郎一身红色锦衣,配以黑色云纹,一头齐腰白发,头戴金簪,五官俊朗,面容十分俊俏。

  而此刻他已经脱光,将粉衣少女压在身下,将她的衣裙领口解开大半,双手抚胸,头埋在胸前胡乱亲吻着。只见烛光下,少女那绝代容颜不施半点胭脂,自然的美,清新秀丽,吹弹可破的脸颊如梦似幻,当真的天仙下凡,不可方物。而她此时竟是玉体横陈、满脸潮红,口吐香兰,两只如玉的手臂死死的抱着剑郎的头,任趴在身上的男人索取。

  没过多久,剑郎就将少女衣裙褪下。只见少女绝代的容颜上飘着两朵娇羞的红云,一双雪白的大腿,令圣洁的仙子多了一丝妖娆、妩媚之色,透着一种别样的诱惑。雪白的玉肌柔嫩细腻,修长洁白的双腿圆润匀称,一身如玉的肌肤在淡黄色的烛光映射下如同透明一般,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秀发散乱,在剑郎的大力抽插中,玉腮渐渐嫣红……

  王文阳不知不觉间,胯下已经顶起了一定帐篷,而且鼻子热乎乎的,他用手抹了一下,月色太黑看不清,于是用舌头舔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流鼻血了。

  夜色渐深,屋内的一对男女,也已经相拥而息。屋外的屋顶上,王文阳轻轻合上瓦片,悄悄地下了屋顶,正准备回屋歇息时,突然一个转头,借着走廊两旁的灯笼散射出的微弱光芒看到离屋子十几步的地方有一颗老歪脖子树,上面躺着一个黑影。

  王文阳心中一惊,「莫非这人已经发现自己趴在屋顶偷窥一事了?」但看那黑影还是趴在那树上一动不动,王文阳也是胆子大,直接就走过去。

  走近一看,正要开口说话,只见那黑影将手伸到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聚精会神的盯着屋子看,仿佛他能透过那道门窗直接看到屋子里。

  王文阳也不着急,想看看这人倒地卖什么关子。

  过了一会儿了,那人无声无息的跳下树,对王文阳招了招手,示意跟他走,然后就自顾自的在走在前面。王文阳只好跟了上去,穿过几个庭院后,随那人来到一个僻静但很精致的小院落。

  那人转过身,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了下来,并示意王文阳坐旁边。这时,王文阳才看到这人的正脸,这是一个黑发老者,一张邹巴巴的干瘦老脸留着一撮山羊胡,差点让王文阳以为自己撞见鬼了。

  老者扶须,开口说道:「小友,我见你眼生的很,观你并无道韵,也没有魔法元素波动,你是何人呀?龙老儿找你干什么?」王文阳还记得玄言真君的叮嘱,自然不可能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只好说道是在城主府上做客。

  老者听罢嘿嘿一笑,心中说道「瞧你小子一身行头,还想敷衍老夫?」嘴上却开口道:「小娃娃,怎么样,龙老儿那闺女的床上功夫可还行?」王文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唯唯诺诺,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老者见状,哈哈大笑道:「小娃娃,想不想试试那闺女的床上功夫?」王文阳大惊:「老人家,这怎么行,龙姑娘仙子一般的人儿,如此高贵之躯,我怎能高攀的上?还是…还是…」

  只见老者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高贵个屁,那小妮子不知道在睡梦中被老夫操过多少次屁眼儿了,她还以为她在梦中跟她那个小情郎翻云覆雨呢。」这下王文阳彻底惊了,「什么?龙姑娘被老人家你操过屁眼儿?你怎么敢?」老者扶须得意道:「老夫有什么不敢的,你可知老夫的名号吗?就算他龙老儿知道老夫操过他闺女屁眼儿,照样屁也不敢放一个。」见王文阳不说话,老者阴恻恻的笑道:「老夫就是人称幽冥二老之一的千秋夜。」说完就兴致勃勃的准备看王文阳惊吓的表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王文阳并没有因为听到老者道出自己的名字而很吃惊,倒是平淡的说道:「老人家之名,我有所耳闻。」

  千秋夜气到吹胡子瞪眼,心中几位不岔:「你小子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有所耳闻?」但看到王文阳无辜的眼神,千秋夜更加恼怒,「老夫真想一巴掌拍死你!」过了一会儿,他又气哼哼的说道:

  「皇族的大供奉你知道吧?那是我大哥,幽冥二老的老大。」王文阳还是摇摇头。

  千秋夜:「。……」

  过了一会儿,千秋夜似乎是放弃了,但好像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了,于是一脸淫笑的说道:「小子,你应该还是个处吧?我在旁边都看到你流鼻血了,哈哈哈哈……」

  王文阳大囧,说道:「这个…我…我……」

  千秋夜像是很喜欢现在吃瘪的王文阳,又笑了一阵子,才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呃,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王文阳。」

  「哦,那我叫你小王吧,小王,老夫带你开荤,去不去呀?」「呃……不太好吧……我身上也没多少银两了。」千秋夜鄙夷的看着王文阳,说道:「老夫怎么可能带你去那种胭脂水粉的地方,那里的货色哪比的上皇宫里的,走,老夫这就带你进宫,去肉皇帝老儿那些娇滴滴的妃子们。」

  不等王文阳开口说话,就直接一只手抓起王文阳的衣领,像拎着一条狗一样,拔地而起,一阵风吹过,小院已空空如也。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高达爱女侠 下一篇:姑苏林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